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自由投槁:參觀《香港醫學博物館》和《香港賽馬博物館》

作者:黎冠輝
 


        從一個文化研究的角度去考慮,博物館的展品和陳列方式其實可視為是一種媒體去傳達「歷史」的一套觀念。這種媒體是籍著視覺陳列的方式去展示和表現。觀者所了解到的意義往往受著媒體的表現方式所影響。媒體的表現方式包括文字、圖片、展品、燈光、色調、展品的陳列次序、場地的運用等。而這些媒體的表現方式卻受著設計者的觀念、習慣、信念、知識、所習學科的訓練和傳統、場地的限制、可獲得的展品、展品的選取、資金、機構的限制等影響。

        以Michel Foucault 的理論或語言來說,博物館展示的並非單純的「展史」,而是蘊含著各動權力的知識 (Lidchi, 1997)。例如設計者對展品選取和控制的權力、舉辦機構對設計的意見和限制的權力、舉辦機構在爭取或分配資源時所涉及的權力等;而設計者的權力是來自所習學科的權威,學科的權威是來自學科的成就、聲望和傳統。所有的成就能被肯定必是合乎或基於某些標準;標準的設立劃分了對與錯,而標準的訂立不是訴諸其他標準便是基於設立標準者的權威。聲望是來自成就、游說、宣傳和與其他既定權威的關係。傳統是一些慣例來自習慣和信念;習慣涉及堅持和對變化的阻力,亦即是權力抗爭;信念是基於聲望和成就。換句話說,權力與知識其實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從此看來,了解博物館的展品和陳列也可對所涉及的權力關係有所認識。現以《香港醫學博物館》和《香港賽馬博物館》為例探討一下權力與知識的關係。

        《香港醫學博物館》成立於一九九六年,它的前身是成立於一九零六年的「舊微生物署」。「舊微生物署」因服務範圍的拓展,演變為「病理檢驗所」;自從政府宣佈該幢建築物為法定古蹟後,「香港病理專科學院」為了推廣公眾對香港醫科學術的發展歷史及健康的認識,因而向當局申請把該建築物改為博物館。《香港醫學博物館》的展覽室共有十一個,其中八個以西方醫學及西醫發展為專題。另有一個無題的「底層展覽廳」中西醫學均有提及,當中只有兩個展覽室是以中國醫學為專題。有關中醫的說明和展品亦比較簡單。這種陳列的方式其實會做成一種認知的傾向-認為中醫是「另類」的醫學。也就是說,透過這種展示的形式,「醫學」這概念在被模塑和再界定。而「中醫」的形像在這種表現方式下被邊緣化。

        不過,正如Foucault所指出,知識/權力總是在變化和爭鬥之中﹔《香港醫學博物館》作為全港唯一正式向公?展示「醫學」或.「醫學史」的場地,從當中展示的方式就容易看到相關的權力變化的影響。在過去,中醫在香港是被排擠的。近年香港政府為擴闊經濟基礎而大力推動中醫藥產業的發展,使到中醫的地位大大提高,例如透過立法加大中醫的權力、加強規管中醫執業及中藥使用、製造和買賣以提高權威性、設立相關培訓和研究、透過「工業支援資助計劃」支持有關中藥的研究項目等。多項實質政策和法例都在1999年提出和通過。值得注意的是《香港醫學博物館》亦特別在同年舉辦三次有關中西醫學交流的公開講座。而在今年四月期間更舉辦中醫藥展,把原來三個以西方醫學或西醫發展為專題的展覽室展品暫時移走而作放置中醫藥展品之用。這樣,博物館內中西醫學的比例就變成均等了。在均等比例的展示下,就不會使人有中醫是「另類」醫學的認知傾向。也就是說,「醫學」或.「醫學史」因中醫地位的提升而被再界定。從此可見,所謂的「醫學」或.「醫學史」並非中性地重現於博物館中,而是權力關係的呈現。

        在《香港賽馬博物館》中就可以見到「設立名目」和「場地運用」對「歷史」的塑造。《香港賽馬博物館》共有八個展館,「第七展館」沒有固定主題,其餘的分別是「香港的馬匹」、「跑馬地的歷史」、「沙田馬場」、「馬的世界」、「冠軍人馬廊」、「中國藝術?的駿馬」和「慈善事物」。在博物館的宣傳單張中,各展館都有獨立介紹。所謂不同館的主題,其實只是把展品和資料分配於不同名目之下。名目的設立其實對人類認知有重大的影響。尤其在學習新知識的時候,「名目」便起著路標的作用;它是一種分類方式、是分析的單位、是想像和聯想的依靠、是注意力的指引和提供整合記憶的方向。所以,設立名目的方式也是塑造「歷史」的方式。

        《香港賽馬博物館》的展館場地以牆劃分,儘管各展館互相連接,但大部份的區分還算明確;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博物館一角,安放了有關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參觀賽馬會時的記錄和有關英女皇盃物品。該區域佔地相當,展品亦不少,卻沒有被命名為展館。而全館設計最簡單,又可說完全沒有展品的一處卻被冠以「第七展館」之名。「第七展館」是「專題展覽」,展覽的主題會不定期變更。但該展館只有印刷在牆上的文字和圖片資料,沒有真實相片、沒有多媒體展示的設置、沒有立體的展品也甚至放不下立體展品,而印刷在牆上的文字和圖片資料也不比其他展館多。既然這區域可劃為展館,博物館放置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有關事物的一角當然有足夠條件稱為「展館」。不把該區域定為展館,相信是為了減低「賽馬」和「賽馬歷史」與英國的關聯和成為從屬殖民地的歷史聯想。

        此外,以「慈善事物」為題的「第八展館」雖然展品不是特別多,但相信是佔地最多的展館。佔地較多就容易引起注意和顯得較重要。該展館亦是位於唯一能透過旁邊的落地玻璃直眺馬場全境的區域,使得展館特別光明和遼闊。「慈善事物」展館的設立和特殊地位相信是為了把「賽馬」和「賽馬歷史」與一些傳統被推崇的道德觀念聯合起來。從此可見到「設立名目」和「場地運用」對「歷史」塑造的重要性。
 
 
 

參考:
Lidchi, H, 'The poetics and the Politics of Exhibiting other cultures' in Hall, S (ed.) (1997) Representation: Cultural Representation and Signifying Practices, Sage Publications Ltd.
 



(圖上:位於底層的中國傳統草藥店)


(圖上:博物館內放置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有關事物的一角)


   (圖上:以「慈善事物」為題的「第八展館」)